位置:凯图新闻网 > 财经分析 > 正文 >

江阴保卫战:自沉43艘军舰商轮 粉碎日军“灭华迷梦”

2020年01月14日 11:59来源:未知手机版

星际争霸64,何润东女朋友,虐囚

早在“一·二八”淞沪抗战,陈绍宽就收到过“日中海军维持亲善”的劝告。第十九路军浴血奋战时,中国海军“保持镇静,听候命令”,见死不救未发一弹,引起各界公愤。

耻辱怎能重演?陈绍宽当即拒绝,但他心知对手不会善罢甘休,其实力远在中国海军之上。

中日甲午战争后,日本海军不断壮大,至1905年战胜俄国跃升为太平洋海军强国。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实力迅速膨胀,1922年华盛顿会议,限定英、美、日、法、意五国发展海军比例为5:5:3:1.75:1.75。然而1936年,在屡次三番提出调整吨位限制失败后,日本公然退出华盛顿条约,无限制扩充海军。

日本防卫厅披露:“1936年6月,日本海军拥有285艘舰艇,总吨位达115.3万余吨,还不包括许多炮艇、登陆艇及在建的舰艇,海军官兵总人数为12.6万人。”至1937年全面侵华战争爆发时,其海军实力已接近英美。

反观中国海军,自北洋水师全军覆灭后,始终没有振兴,仅有中小舰艇130艘,吨位合计6.8万吨,海军官兵2.5万人,而且中国舰艇普遍吨位小、质量差。

以弱敌强,注定是一场恶战!

“瓮中捉鳖”计划泄露

江阴,地处长江下游吴淞口与南京市之中,大江万里奔腾至此骤然束紧,最狭处仅1.25公里,素有“江海门户”“锁航要塞”之称。

“1932年,国民党与日方签订《淞沪停战协定》,将安亭太仓至长江划为停战线,禁止中国军队驻兵,吴淞炮台失去作用,江阴要塞便成长江的第一门户,也是拱卫南京的首道屏障。”年近古稀的徐泉法为江阴本地人,从事文史工作已逾30年,尤其专注研究长江几大要塞在抗战中的作用。

20世纪80年代末,徐泉法第一次知道家乡曾承载的海军心酸往事——

1937年8月6日,国民政府最高国防会议,作出封锁长江、保卫南京决定,防御焦点就选在江阴要塞:一是破除灯塔、灯椿、灯船等标志,使日舰失去航行目标;二是自沉舰船堵塞航道,将舰炮移作炮台,配合沉船、布雷和岸炮构成阻塞线。

当时,长江流域武汉、九江、芜湖一带,有日本海军陆战队300余人、各式舰艇70余艘,包括一艘9000吨级巡洋舰。沉船塞江,一是隔断航线让日本军舰无法溯江而上,二是将长江内的日本军舰封锁在这一水域。

怎知,这个先发制敌的“瓮中捉鳖”计划,竟被国民政府行政院机要秘书黄浚泄露给日本总领事。8月7日夜,满载日本陆军、海军陆战队和侨民的船队,在日舰护送下连夜冲过长江几大要塞。例如,原在武汉旧日租界的“大池洋行”撤退后,八路军驻汉办事处进驻,负责人之一李克农发现,摆在桌上的茶饭未及下咽就匆匆撤走,用手摸茶杯和饭碗犹有余温。

8月11日及12日两天,长江中游的日本舰船不断下驶。江阴要塞与海军部队则尚未得知封江的绝密指令,眼睁睁看着日舰仓皇撤离。至13日封江,参谋本部紧急从南京与江阴两面派队搜索江面,才发现日舰已全部逃脱,总数近20艘,包括旗舰“八重山”号。

功败垂成,扼腕叹息!

>筑起水下封锁线

集聚在长江口与黄浦江水域的日舰,对上海造成更大威胁。8月11日,海军部接到封锁江阴水道的命令。

当天,海军派“甘露”“白皦”“青天”3艘测量舰,与“绥宁”“威宁”两艘炮舰溯江,将江阴下游各处的灯塔、灯标、灯船航道标志逐一轰毁,暗礁、险滩顿时成为御敌利器。晚间10时,陈绍宽亲率海军主力“平海”“宁海”及部分准备自沉的军舰顺江疾进,驰赴江阴。

“阻塞线,选在江阴长山至靖江县罗家桥港之间。”78年后,当记者随徐泉法故地重访,商贸码头丝毫不见历史痕迹,只有眼前涌动的江潮、耳畔呼啸的江风,诉说着曾经的无奈与悲壮。

拆除舰炮,驶至指定位,横江排列抛下首尾锚,首批自沉的8艘军舰曾是海军骄傲,此刻等待它们的却是自沉命运。海军将士不舍地离开朝夕相处的舰船,他们含泪举起右手,向舰船敬最后的军礼。

本文地址:http://www.k2summit.cn/caijingfenxi/183783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