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凯图新闻网 > 财经分析 > 正文 >

苦恋十余年,无奈落花无意,晚年再见依旧动心,一生求而不得挚爱

2021年04月07日 11:50来源:未知手机版

中心公园,黎淑贤老公,福冈震后现泡沫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桥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1935年,卞之琳写下了低回婉转的《断章》,赢得了世人一片赞颂,却未能赢得所爱的垂青。卞之琳将对张充和的爱藏在心里、藏在诗间、藏在时光里,苦恋十余年,纠葛一甲子,未有须臾遗忘。只可惜从青春年少到耄耄白首,他都未曾得到张充和的回应,一生得一求而不得的挚爱,既是莫大幸运,也是莫大遗憾。

卞之琳热爱新诗,作品精巧晦涩,考入北大后师从徐志摩,徐志摩非常欣赏他的作品,便将他引荐给当时的京派学者、诗人们,渐渐在新诗界崭露头角,也与不少学者交好,其中就有沈从文。


>

1932年,卞之琳想出版自己的首部诗集,但资金不足,为了筹钱,卞之琳跑到山东大学去找沈从文帮忙。沈从文当时与“合肥四姐妹”之一的张兆和订婚,为此花费不菲,还典当了些财物。但听说卞之琳来意后他没有犹豫,马上出钱支持了卞之琳。救急之恩让卞之琳大为感动,从此与沈从文成了挚友,常常去他家做客。

1933年,沈从文与张兆和搬回北京,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当时张兆和的四妹——19岁的张允和考上了北大中文系,在三姐家落脚。张充和容貌清丽纤弱,性格却热情开朗,擅长昆曲、书法,非常善谈,很受大家喜爱。那段时间巴金也在沈家做客,张兆和常常与他们在一起热聊。

那一天,沈从文、巴金、张允和、张兆和一众人聚坐在院子的槐树下,张充和兴致冲冲地对他们讲起她在学校的见闻。卞之琳到沈家拜访,远远就看到一个穿着青色旗袍的清丽少女在众人面前侃侃而谈,那样秀美,又那样灵动,如枯木中一朵兰花,不由自主被她吸引了。


>


>

卞之琳被张充和的轻言浅笑刺了双眼,被张充和拉着的娇嫩小手攫住了心魂,万分澎湃,当场羞得满脸通红。美丽可爱的姑娘如一阵平地春风,猛地吹开大诗人的心门,攻城略地,这个美丽的瞬间被卞之琳深深烙在心底,珍藏了一生。

此后卞之琳总是出现在张允和身边,北京城里随处可见几个才子佳人的身影。张允和喜欢戴装饰性的小红帽,大家都称她“小红帽”,她自己也乐在其中。有一次一行人经过照相馆时,张允和突发奇想去拍了张俏皮的搞怪照片,当时照相还是顶正式的,大家看到照片里歪头眨眼的张允和笑成一团。张允和非常喜欢这张照片,还拿着去学校办游泳证,管理员不同意,她还振振有词地将管理员戏耍了一番。

张充和性子古灵精怪,热情善谈,这对于沉静的卞之琳像一道春光,弥补了自己所有美好的幻想。越相处,他对张充和爱得越深沉,越难以自拔。但张充和直爽理智,思想独立,审美古典,并没有对他动心。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爱恋,是一把伤人的利剑。卞之琳爱得越是热烈,越觉得张充和待他残忍。没有回应的深情成了刀子,扎在自己心上。求而不得的痛苦折磨着卞之琳,毕业后他原本有机会留在北平做翻译,但为了逃避这份感情,他选择去河北一所中学教书。然而距离没能压下他心中的苦闷,反而让思念积水成渊、翻江倒海。

卞之琳将将自己的深情写进诗里,连同日常琐事、新作诗歌都一并给张允和邮去,却一封回信也没有等来。一个学期过后,难耐相思的卞之琳决定不再逃避,辞职回了北京。

本文地址:http://www.k2summit.cn/caijingfenxi/337698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