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凯图新闻网 > 财经分析 > 正文 >

河南军阀的招黑体质:朝中无人难做官

2022年01月25日 10:42来源:网络搜索手机版

二进制领域攻略,莱阳黄龙玉,濮阳旅游

北洋大时代道德篇(二百八十四):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在北洋史上,大军阀夹缝中混饭吃的“草头王”,西南军阀中属川系军阀最能折腾,干仗像吃饭般稀松寻常。北方因为靠近北洋中枢,各省不安分的“混江龙”不得不有所忌惮,然而河南军阀却属于敢于顶风扛纛的硬茬儿。在历史上,河南地居九州之中,故称中州,“圣人执要,四方来效”。一直到北宋时期,河南一直处于核心文明圈内,九州之中,四方之心,受气之正,“气禀中和”且“厥性安舒”。“河南人”亦被普遍地认为是“忠厚”、“纯朴”、“勤劳”,中庸之道在河南民众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中原独特的地理环境,对性格养成也影响颇大,“平原修野,故其人坦易”。

但是靖康以后,“胡骑凭陵,闾闬萧索”,中原旧族“往往渡淮越江徒居吴楚”,到了清朝前期,开始出现时人对河南形象的较差感知,河南“憜”形象已跃然纸上,但是从河南军阀的螃蟹横行,开始真正招黑。北洋军阀的老头子作为河南项城人,河南省为其“桑梓之乡”,当然必被其严控于手,遂令其表弟“张镇芳署河南都督”。张镇芳乃前清旧官僚,标榜维持现状,“治豫一遵清代成法”,实质上“凡事多出亡清之故辙”。在他督理河南期间,河南开始落后于鼎新大潮。随着“白狼军”兴于河南,张镇芳被免职,赵倜因为在围剿白狼军中“赵居首功,乃授赵为德武将军驻节开封,管理河南军务”。

这位起于行伍的“赵督军”,所统“毅军”积弊极深,是当时北洋军中最差劲的人马之一。“豫宏威巡缉各营原系招收土匪编制而成,故通匪抢掠为其职志,民之畏兵更甚于匪”,南方诸公抓住契机,刊载北洋治下各省吏治之坏,处处高呼“豫为甚”,虽说为了反对腐败军阀统治,但背后是以牺牲河南形象为代价。而张、赵两人治下的河南,确实也是“黑暗程度,日甚一日”。第一次直奉争雄之后,吴佩孚麾下大将张福来督理河南,这位草莽武夫,“他当了督理以后,别人教给他怎样画行,但他连行字也画不好,弯弯曲曲,就和蚯蚓一样”,自然谈不上给河南光耀门面。

其后,第二次直奉角力尘埃落定,胡景翼坐上河南头把交椅,却在病故后留下一个豫中人马“无人主持”的境地,以至于土匪四起,大有和北洋军坐地分家之势头,而吴佩孚东山再起,扶起的督军寇英杰是位“沉湎酒色,为所欲为”的角儿,更是为河南的混沌乱象推波助澜。所以说南方诸公为与北洋军阀斗争提升形象,对军阀统治下的河南消极描述,有着一定的事实基础,也起了一定作用,但是过度的消极描述,却使得河南之形象下滑,对当时及以后河南形象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此外,河南在北洋中枢也没有“发声”之孔道。民国五年之前,河南为北洋军阀“大家长”的桑梓之地,在中枢自然享有一定的地位,怀着乡谊之情,对河南有着一份关注和支持,如“留学欧美预备学校”也就是其后的“中州大学”在河南设立。然而“老头子”死后,河南籍的庙堂大腕在北洋中枢逐步退出,之后虽有徐世昌出任总统,但一介文人,只能在军阀夹缝中求生存,实质上不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埋下的庙堂核心缺失之种子,也产生“朝中无人难做官”的影响,至于吴佩孚这位山东秀才带来的“八方风雨会中州”,不过是一场饮鸩止渴的回光返照。

本文地址:http://www.k2summit.cn/caijingfenxi/357437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