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凯图新闻网 > 国内新闻 > 正文 >

违规担保惹麻烦?中超控股“瘦身”转让子公司 变更交易方式引质疑

2020年08月11日 22:08来源:未知手机版

多玩英雄联盟盒子怎么用,雍正家的老五,幼童坠落阳台频发

2019年,中超控股营业总收入实现73.81亿元,同比下降3.34%;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63亿元,同比下降641.76%。2020年一季度,该公司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419.31万元,同比下降1189.77%


>

一桩本已公告的交易,却在两个月后突然将交易方式由“协议转让”变更为“大宗交易”,并相应调整了过渡期安排及反担保条款。江苏中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超控股,002471.SZ)这种不同寻常的操作,引起深交所的关注。

2020年5月23日,中超控股披露公告称,拟将持有的南京中超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超新材)61.11%的股权以5500万元转让给江苏中新电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新电材)。

本来该交易事项已经公司董事会会议和临时股东大会的审议通过,但仅仅两个月后,中超新材又对交易方式做出重大调整。

8月6日,中超控股披露《关于签订 股份转让协议 补充协议暨关联交易的公告》,称拟将交易方式由“协议转让”变更为“大宗交易”,并相应调整过渡期安排及反担保条款。

补充协议公告之后,深交所对此事表示高度关注。在向该公司下发的关注函中,深交所要求公司详细说明变更交易方式的原因及合理性。此外,关注函还要求其就本次股份转让的完成时间及中新电材能够提供反担保的时间“是否与原协议存在较大差异”进行说明。

在原实控人、法人黄锦光因私刻上市公司公章,违规担保等导致中超控股背上高额债务的前情下,关注函的对于折价出售子公司的关注更显出其必要性。

中超控股近一年股价走势图(元/股)


>

实控人多变

2010年,以电线电缆生产和销售为主营业务的中超控股登陆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后的几年,中超控股的业绩表现较为稳健。但时至2015年,该公司突然因为购买“紫砂壶”事件,被推向聚光灯前。

2015年中超控股披露公告称,拟以1.04亿元高价收购28个顾景舟紫砂壶。此事一出,该公司立即被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而当时,中超控股实际控制人杨飞的另一个身份是宜兴的著名收藏家。

据中超控股表示,斥资购买紫砂壶是因公司要进行战略调整,在购买紫砂壶的同时,该公司还拟投资50亿元打造紫砂文化产业链。

不过此后,中超控股“紫砂文化”转型之路并不顺畅。同时,因为专注于紫砂壶收藏,无意进行电缆业务的杨飞打算将中超控股进行出售变现。2017年,中超控股迎来了让自己陷入泥淖的买方。

2017年10月10日,中超控股发公告称,控股股东中超集团拟以5.19元/股价格转让所持公司29%股份,交易对价为19.08亿元,股权受让方为深圳鑫腾华。

根据中超集团与深圳鑫腾华签订的中超控股股权转让协议,中超集团在收到部分转让款后,按约将上市公司20%股权交割给深圳鑫腾华,同时中超控股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也由原来的杨飞变更为黄锦光,深圳鑫腾华成为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然而,取得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后,黄锦光和深圳鑫腾华并未如期支付第一期股份转让的尾款,中超集团随即宣布合作终止,并准备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已交割的20%股份。

2018年9月27日,在深圳鑫腾华仍不准备支付股权转让款,且第二次股权交割迟迟未完成的背景下,中超集团发出《告知函》称,因深圳鑫腾华未按期支付第一次交割标的股份的转让款,已构成了实质性违约。

随后,中超集团向深圳鑫腾华、黄锦光发出了关于解除有关协议的通知函,明确通知《股权转让协议》中剩余的9%股份不再交割过户,已交割的20%股份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同时,上海仲裁委员会已受理申请人中超集团与鑫腾华股权纠纷一案,中超集团要求鑫腾华支付第一次交割的股份2.54亿股股份所对应的股份转让款尾款,确认中超控股1.14亿股股份(占中超控股9%)的股权转让合同解除。

本文地址:http://www.k2summit.cn/guonaxinwen/283782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