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凯图新闻网 > 国内新闻 > 正文 >

上海乌鲁木齐中路400号,电影《宝葫芦的秘密》的初生地

2020年09月21日 19:46来源:未知手机版

桂花树几月开花,网站创建,胶州天气


这张照原来有20个人,前左二是周恩来总理,前左四戴眼镜者就是杨小仲。照片在“文革”抄家时被损坏了,最右边的陈毅和两个演员不见了。

这是一张被损坏的黑白照:1963年,中国第二届电影百花奖获奖者和中央领导的合影。中央领导是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共二十人,前面坐一排,后面站两排。周总理坐哪里?前左二位置。陈毅副总理则在右一座位(已被撕)。前排中间坐者为谁?一微胖戴眼镜穿深色中山装的笑颜长者。此照第二天在报上刊出,众人惊疑:总理坐边上,这中间的“重量级领导”是谁?

不是“领导”,是“双百导演”杨小仲。“双百”指:一生编导百部电影,恰逢当年喜获百花奖。

那天,电影界各路英豪要周总理居中坐,总理说:“今天主角是你们。中间位置我不坐。”遂有了这张因导演《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获最佳戏曲片奖的杨小仲坐中的“群英照”。

这张放大的旧照,当年杨小仲从北京带回上海,一直压在居所的写字台玻璃板下,后抄家时被撕去一部分。他的家,上海乌鲁木齐中路400号,一幢顶层斜坡红瓦、细条玻璃长窗、外墙白色的法式洋房。


今天的乌鲁木齐中路400号,杨小仲旧居

在家里,杨小仲童心未泯

1899年出生于常州的杨小仲,今年121周年诞辰。

1963年,杨小仲最小的儿子杨勉9岁。他当时看过父亲导演的电影《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兰兰与冬冬》等,印象最深的是《宝葫芦的秘密》。其时全国少年儿童几乎都看过这部电影,为其中的电影特技着魔,一起做充满魔幻想象的宝葫芦美梦。电影在哪看的记不清,不是在上影厂大礼堂,就是自己买票到电影院看。父亲当年的特别待遇,是可以拿几张上影厂观影票回家,随后挈妇将雏去看一场自己拍的电影。


杨小仲指导小演员拍戏

童年,父亲留给儿子的印象和电影有关又无关。杨勉一年级时,在家里那间30多平方米大屋子里,父亲或沉思,或昂首,踱起方步,在打蜡地板上走来走去,突然叉腰对儿子说,“我神气吗?”在沙发上的儿子仰脸看,父亲已花甲,不高的身材,玳瑁眼镜,还胖。儿子不会恭维父亲,也不知父亲拍了40年电影的“丰功伟绩”,口无遮拦冲出一句:“你这样胖,像电影里的鬼子小队长。”父亲一愣,笑起来,随后对儿子说自己20多岁时,真演过一个人:卓别林。肥裤子,破礼帽,小胡子,大头鞋,还手握一根拐杖,嘴唇涂成黑色,走路迈着鸭子步。演出效果怎样?当时有几个不解风情的警察,冲进他演戏的咖啡店,要抓这个“疯子”。所以他对儿子说:“说我鬼子小队长,不是的。疯子卓别林,才是的。”然后他们一起笑哈哈。


杨小仲和家人在一起

父亲从来不打骂孩子。不但不打骂,还和他们一起玩。当年父亲培养的女导演殷子,为讨论《宝葫芦的秘密》剧情,一次次上门。来杨家,她常看到:杨导和家中几个孩子趴在地上,玩五颜六色的游戏棒。赢了,笑如顽童;输了,也会脸赤。殷子知道他是在“体验生活”,也笑,蹲着看,不打扰,让杨导童心挥洒。然后,他们关起门,碰撞宝葫芦的“奇奇怪怪的表现手法”。

平时杨小仲在家时间少。一是他要拍电影,二是他拍电影喜好实地实景,不喜欢摄影棚。实景常在外地,家里就少他身影。但他回家,要享受天伦之乐。最小的两个儿女杨勉和杨吉全,会缠父亲。父亲一人睡一张三尺半床,兄妹俩在床上为父亲敲背揉腿,得到的回报是教他们诵读毛泽东诗词。诗词在哪里?在家里抬头可见的墙壁上,悬挂的诗书卷轴,一首《沁园春·雪》,一首《清平乐·六盘山》。他们给父亲肩背敲一下,父亲就教他们一句,他们给父亲揉一下,父亲就纠正他们一句。抑扬顿挫,慷慨激昂,画意诗情。

本文地址:http://www.k2summit.cn/guonaxinwen/291055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