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凯图新闻网 > 军事军迷 > 正文 >

把空气也拍到电影里

2019年07月10日 09:11来源:未知手机版

暗黑武士 雷恩加尔,伯劳东去燕西飞,平乐园小区

把空气也拍到电影里

羊城晚报 钟红明

>

我的电脑桌面上有一个Word文件,是2019年4月1日设立的,内容是第五代女导演彭小莲在《收获》刊发的作品目录:一个剧本,四个中篇,“一个人的电影”专栏之《电影人的尴尬》(与田壮壮对谈),最后她在《收获》刊载的是短篇《童年,四季的秘密》。

彭小莲以前的家,就在作协大院所在的巨鹿路的那一头,有时候,她会忽然出现在杂志社,带着她色彩鲜明感情浓郁的措辞,褒扬或者一语击毙某部书、某部电影。她和《收获》肖元敏老师是好朋友。在我认识的人里,没有几个人如她一样如此重情,如此“疾恶如仇”,如此直截了当。

和一般的创作者相比,彭小莲的父亲母亲的故事,可谓“富矿”。她在《收获》上刊发过一部中篇《燃烧的联系》,讲述了她在美国纽约电影学院读书期间,为了毕业作品,到东京,跟随纪录片大师小川绅介工作,期间对出身、动荡的青春岁月、父母战火中的青春左冲右突的种种思考和感悟。时隔多年,我仍然清晰地记得,彭小莲写到小川拍摄纪录片时,多达数年,是完全和被拍摄者站成零距离的,写到为了抗拒拆迁的军警,一个妇女、一个儿童守护一棵树,把自己绑在树上,而军警在下面锯树,猛烈地摇晃着;写到她对工作室简单的午餐吃惊,小川说,有白米饭吃就很好啦,以前他们是片子放映完毕,观众放下一些米给剧组;写到筹措到了一些电影胶片,从东京送去,都是不出火车站交接,然后又坐火车回去;记得彭小莲写到她年轻的母亲,被日本人逮捕,后来动荡年代又被关在地下室,站在水里,晚年所有的关节都因为类风湿而扭曲变形……有一天,和彭小莲、作家阿城等人的聚会中,阿城评述彭小莲后来的小说:一腔子下水,后面有点凉。我理解,正是她作品里蕴含的感情浓度的评价。

在我的心目里,彭小莲是一个痛苦的理想主义者。她对上海这座城市有着深深情结,从弄堂到花园别墅,到街上骑着三轮车的女人,到拆迁工地的尘土飞扬,都被细致收入镜头。她拍《上海伦巴》是在作协大院里,看着彭小莲拿着分镜头本子和演员说戏,她说袁泉是一个非常好的演员,穿上旗袍,长时间候场都不会坐下,怕旗袍上出现褶皱。而2018年,去看彭小莲刚刚配音制作完成听取意见的电影《请你记住我》,当时92岁的黄宗英再度登上银幕,致敬老电影人的黄金岁月,光影轮转之中又拼接上今天繁华的超级城市。

彭小莲说:“带着人文情感,找到不一样的视角,捉住那些蕴含人与生活本质联系的细节,把故事片拍出纪录片的毛边感,把空气也拍到电影里去。”——这是她从小川绅介大师那里悟到的电影哲学。

(《把空气也拍到电影里》由金羊网为您提供,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版权联系电话:020-87133589,87133588)

本文地址:http://www.k2summit.cn/junshijunmi/70794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