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凯图新闻网 > 汽车消费 > 正文 >

宝盖山下,我的两任邻居是政委

2020年03月23日 13:10来源:未知手机版

qq空间互踩群,胡燕瑜,facebook中文网

宝盖山下,我的两任邻居是政委 2020-03-19 08:58:13 清风晓

因为军改,老部队已经悄然变了模样,记得前年过去的时候,宝盖山的军营已经全都人去楼空,一副残破的场景令人心伤。

宝盖山下的军营,曾经有我们的火热青春,这里记载了我们过往的许多回忆。50团机关就位于此,在这座机关大院里,我足足生活了五年整。当然,对整个50团的记忆,则远远不止这五年。

>当年政委的门前盆景

我是99年到机关,04年离开这座大院,期间,我的邻居是两任政委,一位是郭政委,一位是黄政委。

郭政委出身高干家庭,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为人正派,做事讲原则,特别有威严,非常注重形象。

记得有一年的冬天,郭政委的家属来队,我们都称之为嫂子。嫂子是福州一家银行的高管,人长得漂亮,也特别有气质。当然,我们的郭政委高大威武,也特别帅气,他俩在一起,真的男如潘安,女赛貂蝉。

那时郭政委的门前种了一些花草,平时都是他自己打理,从来不让我插手帮忙。嫂子来了之后,闲暇时光打理花草便成了他俩最大的爱好。每次看他俩门前默契的配合,亲切地交谈,觉得他俩有点象牛郎织女,特别地恩爱。

有一天,她俩在门前忙完之后,嫂子走到郭政委身边,一边说话一边很自然地就挽起他的手臂,而郭政委像是受惊的老虎一样,一下子将嫂子伸过来的手甩脱,然后左看看右看看,只到确认周围没有人才放松了下来。

也许在当时的他看来,嫂子这样的举动会影响他的形象。

我爱人隔着窗户恰好看到这一情形,跟我笑谈了好久。

郭政委对我的印象,始于我当警卫排长的时候,许是那时候我的各方面表现还行,所以对我期望特别高。我后来调到公勤队,然后能与他做邻居,都是他的决定。

公勤队的兵不好管,不像基层连队,战士都特别听话。这些兵都是机关兵,有领导的驾驶员,有机关里的打字员、保密员、公务员等,成分复杂,又都是领导身边的人,都觉得自己有依仗。

刚开始去的时候,我的确有点放不开手脚,毕竟不知道这些战士背后的领导,是不是都那样通情达理。郭政委为此批评我,说我丢了当警卫排长的气势。并且叫我大胆管起来,他会做我的坚强后盾。

在这种情况下,我才鼓起勇气真正开始下功夫管理,很快让公勤队改变了原来的懒散局面。

我与郭政委做邻居大概1年,他就调离了50团。

郭政委走后,换了黄政委做我的邻居。黄政委是个严肃认真的人,对干部要求高,甚至对家属的管理也很严格。

记得有一年的周末晚上,一些随军家属相邀出来散步,个别家属很随意的穿了件睡衣就出门了,恰巧迎面被他撞见。他立即走到这位家属面前,非常严肃地指出军嫂也代表军官的形象,出门必须衣着整齐,不能做有损形象的事。

恰巧那晚我家属也在场,严肃而郑重地批评,我家属回来后还心有余悸。

从那以后,团部大院再也不见穿睡衣就敢出门的军嫂了。

黄政委不仅严肃,而且特别自律。与他做了整整4年的邻居,我就没有看见他喝醉过一场,每天的早操,都能看见他站在队伍的第一列,每天的晚上都能看见他沿着团部大院跑步锻炼的身影。

黄政委还是一个非常有温度的人,虽然表面与我的话不多,但背后却给了我很多的帮助。比如我在管理公勤队方面,他与郭政委一样,经常给我站队,给了我很多的支持。如果没有他的支持,很难保持住公勤队的良好局面。

那时候,我女儿尚小,还不会开口说话,有一次趁我们不注意,溜到黄政委家,然后回来口袋里就装满了糖果、饼干等,这都是黄政委以及嫂子给的。之后,小家伙也许是尝到甜头,经常光顾黄政委家,也就有了经常吃黄政委家的零食经验。

>丫头小时候在政委门前的照片

本文地址:http://www.k2summit.cn/qichexiaofei/217348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