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凯图新闻网 > 汽车消费 > 正文 >

清朝人是如何使用“洋泾浜英语”的

2019年06月18日 00:55来源:未知手机版

linux伊甸园论坛,岳云鹏罕见携妻现身,测排卵期

>清国人泛称他们的神为“佛”(joss),而加利福尼亚人把这个词误认为是“揶揄、戏弄、玩笑(josh)”。于是,当有人设法占加州佬的便宜时,他会愤怒地反问:“你以为我是个佛吗?”(Do you take me for a josh)而他本来的意思是:“你以为我是个没有生命的木偶吗?”
混迹在大清国的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可能是世界上剩余不多的对其职业仍旧充满自豪感的家伙。他们目前在大清国做生意时广泛采用的商业术语,成了清国人学习“洋泾浜英语”的利器。这已经让清国人尽可能长久地遵守那些术语本来的意思,我们可以用这个例子来检验这种“洋泾浜英语”的灵活性。
清国人总是怯懦地用“我不是傻瓜”(I no sabbie)来结束所有争论,这句话是逃避所有威胁和纠缠的最好遁词。所以,白人的口德在和清国佬的接触中被一句“不是傻瓜”给败坏了,因为当白人想表达自己不知道或想避开一位讨厌的问话者时就也使出这招数。在加利福尼亚俚语中,人们以同样挖苦的语言来形容一个枯燥无味、迟钝呆滞的男人。他们不用“愚钝”(sacoirfaire)这样的词来形容他,而是说他“出生时没把脑汁放进脑袋里”(no savey into him),这正是“洋泾浜英语”的滑稽写照。人们无法说出这种信口胡诌的方言俚语何日方休。
“洋泾浜英语”是清国人用来代替“商业英语”的最直接的方法。在大清国,英国商人和买办把这种“洋泾浜英语”应用于处理同当地清国人的业务联系。因此,当我们说“谈生意”(talk business)时,其实我们就是在说“洋泾浜英语”了,而在整个业务过程中诸如此类的话全都是“洋泾浜英语”。当然,清国人在自己人中总是讲他们自己的语言了——“洋泾浜英语”跟“外来魔鬼们”讲讲就足够了。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表示“强盗”的词“robber”来源于拉丁文,而他们又把表示“强盗”的另外一个词“ladrone”传给了清国人,这真是对英语的嘲弄,因为,清国人无论如何都发不来r这个卷舌音,于是,清国人称所有不诚实的人为“孤独的少年”(ladlone)。如果他再进一步的话,“强盗”(robber)在他嘴里就变成“笨汉”(lubber)了,而他所使用的英语中那个本来的词只是用来一般描述“流氓、无赖、恶棍和调皮鬼”的。
看来,对于清国南方人来说,让他们发出r或与其类似的卷舌音节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要有可能,他们总会给每个词的词尾加上这样那样的修饰音,而让其变成类似昵称的词,如此,在英国人听来,“小山”(hill)变成了“小山背风处”(hillee)、“大米”(rice)变成了“虱子”(lice)或“躺着观瞧”(licee)。对于说“洋泾浜英语”的人而言,“买”(to get)和“弄”(to catch)指的其实是同一回事。你们家里的清国管家或男仆不说他上街把东西买回来,而是说“我上街弄点儿吃的”(I go catchee chow chow)。一位加利福尼亚的清国男洗衣工有一次就被一位狡猾多端的美国顾客纠缠不休,最后只能眼巴巴看着他带上洗过的衣服没付钱就走了。清国人不同意这个美国顾客不付钱,“可是我明天会把钱带来,”美国人说。“明天我整天都要去收衣服”(To-mollow me go catchee washee all day),清国人大舌头般地用“洋泾浜英语”回答道。“那好吧,”这位未带分文的美国顾客边说边发现门靠下面的部位有个洞,“我就把钱放到门上的这个洞里。瞧!你这傻瓜破洞门!”(You sabbie holee door!)“不错,”这位有着四千年文明史的清国代表人悲伤地回答着,“我这傻瓜破洞门,但我不傻瓜,你!”(Me sabbie nolee door,but me no sabbie you!)
尽管清国人用l替代r,但对一些用l组成的滑辅音音节,清国人却费劲了力气都发不出来。诸如“小牛犊”(calf)、“一半”(half)、“裂隙”(cleft)这些词汇,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难了。在他嘴里,“一半”(half)变成了“单脚跳”(hop)。一位心智简单的清国人,其未受过教育的头脑根本没有超过5美元的概念,有一次他指着一只上好的金表问一位旧金山的珠宝商,“这多少钱?”(How muchee?)美国商人以一种给人深刻印象的姿势斜靠在柜台上说道:“约翰(美国人总是称不相识的清国人为约翰),这只表我卖你150美元。”“太贵啦,”清国人立刻说,“我给你一块五”(One dollar hop)。在他的脑子里,一块五就是100美元。人们很快理解了“洋泾浜英语”何以能够消除人们交流中的障碍,这就是它连续不断地冲击我们的耳膜。人们也已经掌握了这种方言的技巧。你质问你的华人洗衣工为何这么久了还没把该洗的衣服洗好,他就回答“太多雨了”(Too muchee lainee),然后你就会在他脸上看到一丝无辜的表情,他解释说:“从天上下来了太多的雨。”(Too muchee lainee come down outee sky.)他用这句话表明他是被老天爷下雨给延误了。清国人在谈及外国人时只知道两种社会关系,这就是“堂、表兄弟姊妹”(cousin)和“朋友”(friend),而他把后一个词的发音发成“水果派”(flen)。一位女士看到她的男仆在大街上和人起了口角,就问他和谁吵架,男仆带着愠怒的表情谦卑地回答说:“所有我的水果派。”(All same my flen.)“什么?你在和你朋友吵架?”(What!Do you fight with your friend?)“所有我的水果派。”“但既然他还是你的朋友,那你为什么和他吵架?”(But if he is all the same as your friend,Why do you quarrel with him?)这位好心的女士坚持劝说着:“我说的是所有水果派,你说话太多了。”(I say all same flen!You talkee too muchee.)这位怎么也表达不清楚自己的清国大老粗有些恼怒地回答道,于是结束了这场争辩。

本文地址:http://www.k2summit.cn/qichexiaofei/66574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