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凯图新闻网 > 数码设备 > 正文 >

《恶行》:弑母,为了获得自由

2019年04月21日 12:23来源:未知手机版

网络营销策划书,曼联vs切尔西,incoto,美人无泪 电视剧,沈阳化工大学,lengths,js 数组,内山麿我

原标题:《恶行》:弑母,为了获得自由
《恶行》海报
这不会是蒂蒂(Dee>原型人物蒂蒂和女儿吉普西
被捕后,在狱中服刑的吉普西接受了大量媒体采访。她的弑母理由是:母亲无法离开她,也承受不了狱中的生活;杀掉母亲是自己能够诚实地活下去的唯一办法,对母女二人都是解脱。
这则现代寓言之所以如此吸引人,是因为它把人类普遍的亲子关系发展到了极致。杀掉父母才能活下去的情节虽然血腥残忍,但如果视作一个比喻,即孩子必须摆脱父母的庇护才能成长为真正的人,却又暗含古老的真理。
把它放进现代语境,“兴趣点”就更多了。蒂蒂的代理型孟乔森综合症(指病患使他人替代自己成为疾病的角色,获得注意并藉此取得医疗介入)、吉普西男友尼克的多重人格、性癖和低智、真正的爱与占领/支配/控制的界限,个个都值得长篇大论的研究。退后一步,把这些人放到社会层面,可追问的还有慈善组织的盲目(是他们一次次的援手满足了蒂蒂的虚荣心,令她习惯不劳而获的生活),吉普西成长过程中所有辜负她的成年人(尽管有人怀疑过她的真实身体状况,但没人追根究底)。一个怪物家庭的生长需要不断得到给养,这对母女周围人的不察觉、不作为和同情心就是这些给养。
《恶行》中的母女
拥有如此丰富的素材,美剧《恶行》(The Act)没有贪心。它化身一部安装在蒂蒂(帕特丽夏·阿奎特饰)和吉普西(乔伊·金饰)家中的针眼摄像机,对准最私密的部分。观众被强迫观看母女间力量的演变过程,目睹蒂蒂病态的控制欲和无可避免的衰老,吉普西从天真“儿童”渐谙真相,起杀心的过程。
这个过程很恐怖,因为里面有大部分人早就不愿意想起的个体经验。蒂蒂和吉普西只不过把这种共同体验放大了数十倍而已。
吉普西的原型和剧中角色
应该这样说,情感若放到极致都会产生强烈震颤。平常人很少体验到,因为花花世界有太多蝴蝶,某种状态很难长久,转瞬即逝。但在这栋粉色房子里,蒂蒂连时间的流逝都妄图掐断。她谎称女儿出生在1995年(实际是1991年),既为了拖延交出抚养权以获取现实利益,也希望女儿永葆孩童状态,永远做自己的“吉普西宝宝”。
粉红色的屋子
粉红色童话小屋被凝重的时间果冻包裹,里面吉普西的青春懵懂和自我意识的觉醒格外触目惊心。镜头屏住呼吸,少女半张脸青紫,被拔光牙齿后痛哭;少女从明亮的浴缸里站起来,经血沿着腿滴下来;少女趴在窗前张着嘴看半裸的园丁,少女偷偷上网看美妆视频,少女第一次化妆后被母亲恶狠狠擦掉时的绝望眼神。吉普西受到的虐待里有“爱”和热切关注,窥视她的生活与观看肉体的酷刑不同,它涉及更复杂的情感。
正常人的成长有两股力相互作用,来自社会和身体成熟的双重刺激。蒂蒂为吉普西制造了一个真空环境,把外部力量一律格挡在外,造成吉普西的成长野蛮过大部分人类,她比狼孩更孤独。有一天她那双只看见童话的眼前出现一只褐色阳具,惊怖异常。
镜子中的吉普西
与之相对的是母亲蒂蒂不断地衰老。屏幕和现实生活联手极力遮蔽衰老,好像它是非自然和邪恶的化身。《恶行》反其道而行之,让蒂蒂以飞快的速度衰老,每一集都比之前更坍塌和疲惫。她身患重度糖尿病,皮肤遍布红斑,四肢肿胀,脚趾久未修剪像一把把铲刀。
女儿为母亲剪脚趾甲
弑母之前,吉普西为她剪脚趾甲,一刀下去指甲啪地裂开。这一刀仿佛提前戳进这具老鳄鱼的身体,但鳄鱼太老了,没有察觉到她已经被女儿杀死。粉色屋子里的杂物越堆越多,蒂蒂说话的语速越来越缓慢,眼神渐渐浑浊无神。

本文地址:http://www.k2summit.cn/shumashebei/56536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