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凯图新闻网 > 体育竞赛 > 正文 >

对话青年舞蹈家胡沈员:我要做舞剧《流浪》里那个一直奔跑的人

2021年11月25日 15:20来源:网络搜索手机版

利安达,qq超帅网名,早安机长先生

极目新闻记者 张聪

通讯员 周媛媛

胡沈员 摄影:何水水WaterX2

对话人物:

胡沈员,1990年出生于四川泸州,青年舞蹈家,中国舞蹈家协会“培青计划”委约编导。

4岁开始练习舞蹈,12岁进行专业训练,18岁考入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

2015年,25岁的胡沈员被杨丽萍选中,成为舞剧《十面埋伏》中“虞姬”一角的扮演者,《十面埋伏》上演后,胡沈员凭借柔弱无骨的身段和舒展优美的演出,让此前甚嚣尘上的质疑与讨论烟消云散。

2019年12月,胡沈员战胜舞者李响、刘珈,成为年度口碑综艺《舞蹈风暴》第一季节目的总冠军,这之后,他极少出现在综艺舞台,再度回归舞剧世界。

胡沈员 摄影:何水水WaterX2

对话背景:

舞剧《流浪》的结尾,有一幕让人印象深刻:女舞者背对观众席,用尽全力向着前方的黑暗奔跑,其实这是一个原地奔跑的动作,但她特别卖力特别急迫,大约一分钟的时间里,整个剧场都响彻着那个“咚咚咚咚”奔跑的声音。

作为《流浪》的编舞、主演,胡沈员显然想用这个不断奔跑的意向来剖析自我。11月22日晚,结束完《流浪》武汉站巡演回到深圳的胡沈员与极目新闻记者对话,“这条路上,有很多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我希望做那个不停往前奔跑的人,这是一种执念,也是一种信念。”

身为一部现代舞剧,《流浪》并不容易为观众读懂,它包含太多晦涩或者需要思考才能被触摸的情绪。但同时,观众无一例外被胡沈员柔软的肢体震撼。“不是千军万马宏大场面的震撼,而是每一根手指抖动的小动作让禅意和自由绽开……是在对身体精准控制的同时,又能将野性自由地泼墨……”这是上周末在琴台大剧院看完《流浪》后,网友“长江流失日落”在微博的感叹。

这具如今倾倒了很多观众的躯体,曾经却是拦在胡沈员面前的一道深渊,因为身材矮小,他被断言不可能站上舞台……

《流浪》现场 摄影:舞影佳创

流浪是一则生命主题

当时编这部剧就没想到它能卖票

极目新闻:“流浪”是舞剧里的一个常用命题,比如云门舞集的《流浪者之歌》,但你的《流浪》看下来,就觉得创作一定更难,很多舞剧会用吸睛的意向或舞美的亮点去吸引观众,一个多小时的《流浪》几乎全部是靠肢体语言去讲述。

胡沈员:我喜欢一种“朴素”的表达方式。“流浪”是我们生活的常态,最初将它定为这部作品的编舞核心时,我想到我们每走过一个城市就是在和很多人告别:离开家的时候和家人告别,过个几年可能会换一群朋友……我想把“流浪”放在一个更大的生命主题之下,也就是人总以为会有很多时间去跟别人说再见,但真正的生活中我们和某个人的见面可能只有这一次,这种“流浪”的感觉,使得我们的心也像一个游牧民族一样。

极目新闻:游牧民族?这是剧中蒙古族音乐大量出现的原因吗?

胡沈员:(笑)我个人很喜欢蒙古族音乐,所以《流浪》的音乐选择是从我个人的喜好出发的。不过,当我想到“流浪”这个词的时候,脑海里蹦出来的画面就是辽阔的草原上坐着一个孤单的牧羊人,天上的风吹着,时间慢慢流逝着……

本文地址:http://www.k2summit.cn/tiyujingsai/355027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